FFF-十兑

懒癌晚期无药可治,灵魂画师
QQ1269094430欢迎交盆友啊么么哒^3^

英语课听讲莫名其妙撸出来的
还是小图比较萌萌哒( ͡° ͜ʖ ͡°)✧
其实我是个灵魂画师,你们要理解手癌

自娱自乐自娱自乐自娱自乐(重要的事说三遍)
#女装大佬的挚友怎么可能是正常人#
假设酒吞是个明星,代言的就是画眉笔(是叫这个嘛,无所谓了)
也许会有同系列hhh渣渣画画随便就好hhh
不要问我为什么字看不清么么哒^3^

我也不是一直那么懒,献上女装大佬

人一懒就不想勤奋了,这个月的最后一发
献上草爸爸

[黑篮+网王]太阳黑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十五章

        时间过得飞快,部员们迎来了冰帝网球部的正选选拔赛。

        真是激动人心!

        在比赛开始前两个小时,场地周围就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所有人都等待着迹部他们的到来,顺便讨论一下这次的正选名额会花落谁家。

        在细细碎碎的声音中,迎来了迹部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 机智的后援团们在此时发出了响亮的后援声。

        忍足朝那边抛了个媚眼,勾出了一抹更能让人疯狂的笑

 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!!!”这一瞬间,忍足后援团的声音大过了迹部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嗯!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之下吧!”与之伴随的是一声清脆的响指声。

        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 明明已经经历过了,可这样骄傲的少年却总是容易触动他们的心弦。又忍不住想到了接连失利的全国大赛,明明一直都很努力,明明并没有比立海弱,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输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,那个少年到底承受了多少,不得而知。他们看到的就只有——他所展现出来的骄傲与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 这让号称坚强的男孩子们也忍不住眼角含泪。但这泪水是不被允许存在的,很快就被主人们抹杀了。能追随这样的帝王,是他们的荣幸。

        对此,他们能做出的最好的回应就是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迹部大人必胜!”“迹部大人必胜!”……不知从何时演变成了“冰帝必胜!”“冰帝必胜!”

        这样疯狂的场面,让外校来的密探都忍不住震惊与疑惑,到底发生了什么,在刚刚那一瞬间?

        他们应该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,如果没有人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 规则不必叙述一遍,胜者为王,再简单不过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 不出意料,正选依旧在那几位中诞生,除了一匹存在感很低的黑马——黑子哲也。

        这几天,黑子除了练习捡回来的基础,还尝试着将视线诱导融入网球中。

        庆幸的是,在与各位正选的磨合中,成功了,使得他在面对各种类型的对手时都能很快地想到应对的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 实力为尊。

        被取代的是日吉若,更何况他的古武术还没有融合得很完美。

        日吉的眼里没有灰心与丧气,存在的是不灭的烈火,那是对实力的向往,也是对强者的尊重。但更重要的是他坚信自己会以下克上。

        冰帝的人很多,所以选拔赛结束,已经是一天之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 收获还是有的,发现了不少好的苗子,可以重点栽培一下,等迹部他们毕业了说不定就是正选了。

        五月份了,东京都大赛也到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冰帝的对手是——不动峰,一个非种子学校。

hhh我想机智的你们肯定知道我取这俩名字有何用意
酒茨棒棒哒(●'◡'●)ノ❤

话说回来,酒吞吞那个大辫子好难画啊,就酱紫吧,丸子头也是很萌的(正直脸

[黑篮+网王]太阳黑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十四章

       跟着忍足一路走向噪音来源处,黑子来到了网球场。

        明明平时一个个淑女的不像人,到了这种时候却宁可毁坏自己的形象,也要为自己敬仰的对象加油。

        黑子感觉自己好像在不明情况之下晓得了"贵族学校冰帝为何盛产花痴女"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,上述的这个谣言只是某些不明事理的人散播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,所有的社员都到齐了。当然,迹部依旧是压轴的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 榊教练极其罕见地发话了:“下周一开始进行正选选拔赛,为五月份的都大赛做准备。上吧!”

        话音落后,两指一并做了个标志性的鼓励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 本来大家就是奔着成为正选,参加比赛,为冰帝夺得冠军与荣耀的目的而努力的,被榊教练这么一激励,更加不要命地给自己加训。

        这使得正选们都有了一定的危机感,更加努力了。而非正选们看到正选们都这么努力,抱着他们不努力怎么追得上正选的念头,愈加发奋。

        在这样你追我赶的情况下,大家的进步都很快很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 黑子感到庆幸的是,他在网球上的天赋还是不错的,以前和表哥一起学习的基础也还在,网球捡起来并没有花费很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,他只需要琢磨一下技巧再增进和岳人的默契程度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没错,黑子已经从迹部那里得知自己要和岳人组双打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但不管怎么样,奇葩还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 看看人家芥川慈郎,依旧每天坚持不懈、想方设法地逃训睡懒觉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有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,桦地放我下来啊!”

        不用说,肯定是芥川逃训被迹部指使的桦地逮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芥川的屁股先落了地。

        “很痛的啊,桦地!”来自芥川的日常抱怨。

        就在芥川差点又睡着的时候,眼睛突然一亮,向桦地身后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呐呐,小黑子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!和我打一场吧!”

        神色清明的让人根本想不到他刚才还昏昏欲睡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 黑子有些为难地看向向日。

        但向日并没有黑子想象的那般不开心,反而还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哲也酱,和慈郎比一场吧。总和我一个人练习是提高不了太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。”回应了向日后,黑子答应了芥川的挑战,“我同意和你比赛,芥川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耶,真是太好了!”芥川看起来很高兴,“那我们快开始吧!”

        向日又来凑热闹了:“那我来当裁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在比赛的过程中,吸引了不少人围观。

        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 怎么说,黑子哲也都是一个新人,即使是迹部大人看好的,但无论怎么样也是比不过当任这么长时间正选的芥川慈郎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哲也酱,你没事吧?”第一场比赛就输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黑子,你真的是超级厉害的啊!那个会隐身的招数叫什么名字?教教我吧!”

        比起向日的担忧,作为对手的芥川显得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的,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绝招名字的话是视线诱导。很芥川君和我的体质不太一样,很抱歉不适合学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夜晚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 关于这次比赛,黑子想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 论天赋,不只是自己才有的;论对网球的热爱,自己暂时也比不过人家;轮时间,更加比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为了胜利,必须加倍地努力才可以呢。

        至于对网球的热爱已经十分浓厚什么的,他才不会说呢。

不不不不不,我周周怎么可能是痴汉
再看看下面那一大串结果,脑洞原来这么大的嘛

hhh小鹿他美如画,真的是忍不住
角画的像鸡爪所以就擦了,至于耳朵什么的请忽视
因为是个非洲人,没有小鹿所以除了头都不用肖想了😂

有对CP名为狗崽
控制不住自己动手撸了画风清奇的崽和狗
指绘真的好难啊,不要嫌弃宝宝画的丑